逃婚的女孩

作者: 房产  发布:2019-11-09

图片 1

认识小梅还是在几年前在城中村开门店的时候,那时儿子在附近上学,为了照顾儿子就在那开了一个小超市,因为离学校近平时也就住在那。那几年,房产正是疯狂的时候,到处都开始拆拆拆,所以租房的人特别多,这城中村因为在市区离学校近就更是人满为患了,家家户户都住的满满的。房东们个个兴高采烈的,啥也不用干每月收租金就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了,还有的房东一直涨房租,听一个租客说他房东一个礼拜给他涨了三次,后来他怕再涨,给房东定了租房合同保证一年内不再涨,可是没用,过了几天还是涨,没办法,人家的房子,你不住,走人,你前脚走后脚就租出去了……还好,我的房东是个实在人,只涨了一点点就没再涨!

苏若晴坐火车走了。

小梅和他那个男友小康就是那个时候来租房的,那时已经是深秋有些凉了,我超市门口正好在路北很向阳,只要天气好,每天都有邻居在门口晒太阳,聊天。每天也有不少租客来问:那有租房子的!以至于有空房的邻居都给我打招呼,帮他们租房。小梅和那个黑黑高高的男孩小康提着行礼来找房,正好旁边李婶家刚走了一个租客,我就介绍小梅他们住下了。没想到住下没两天半夜就听见他们又打又哭又闹的吵了大半夜!结果第二天大家还在议论纷纷时,他们俩跟啥也没发生过一样亲亲我我的手拉手出去玩了!

她穿着休闲装和运动鞋,背着一个简单背包。当她快步穿过凌晨人迹稀疏的街道时,她内心抑制不住的兴奋,甚至眼里的泪光在浮动,随时要溢出来。

现在这年轻人啊!真是!

她穿过街道和公园,看着熟悉的草木和长椅,她想停下来跟它们告别,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头也不回地往前走,逃离这座生活二十几年的城市。

李婶有些无奈的说:

进站,检票,上车,一切都顺利进行。

吵的人家半夜睡不着,结果人家一会又好了……唉!别看住一起,不一定是两口子……

甚至,她担心过,母亲突然出现在候车室拦住她的去路,所以等车时,她心神不安地左顾右盼,生怕碰到母亲或熟人。

接着以后每各几天就打闹一次,闹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反正人家一会就好了,后来一天那个男孩独自出来买东西,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他注意一下,李婶更是唠叨,:院里住着好几户人家呢!你们注意点,整天大半夜吵闹影响人家休息人家都有意见了………那男孩连忙陪笑说:知道了 !知道了!以后注意点,

也许碰到母亲,随便编一个理由就能瞒过她,然后跟她逛菜市场买最新鲜的蔬果,在八点多开车去上班,再过半个月,与那个看起来温文尔雅,收入能力都还不错的男人结婚,然后搬去他新买的房子,再然后生孩子,每天洗衣煮饭照顾孩子和男人,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你老打人家,就不怕人家不给你过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他!

毕竟都这样乖巧听话地生活二十几年了,学习舞蹈是为了完成母亲的梦想,大学专业是他们选的,他们说那个男人各方面都很优秀,是的,长相身高收入都跟她不相上下,很适合结婚。那么,以后继续做一个乖巧的好女儿,好妻子,好妈妈,应该也会不错吧。

那男孩却一副得意的样子说:没事,一哄就好了!嘻嘻!

可是,她身体里的小兽告诉她:你不能这么过一辈子,坐上车,坐上车就好了!

后来渐渐从李婶那知道了他们俩果然不是夫妻,那个男的说他和小梅未婚夫是工友,小梅他们要结婚了,他未婚夫就带着这个男孩回家结婚让他当伴郎,谁知道他怎么哄的小梅迷了心窍,结婚前一天就跟他一起离家出走了,逃了出来,

母亲没有出现,也没有看到熟人,她顺利上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你说小梅未婚夫是不是引狼入室啊!

02.

李婶不平的说道:这个男孩子还觉得自己有本事还到处显摆呢!哼!什么人呢!

苏若晴睡醒时,火车正停靠长沙。

他们俩一起出来五六个月了也不上班,每天吃喝玩乐,小梅的肚子应该看出来怀孕五六个月了,有一天李婶问我,你要燃气灶吗?还有锅……

她拿着车票,上面写着火车开往的地方:河池。

咋了?一谁卖啊?

她还记得售票员问她到哪里时,她很自然地报出这个名字,河池。她不清楚这两个字怎么会突然蹦出脑海,甚至,她都不记得在哪里听说过这里。

李婶凑近我悄悄说,这不那俩男女嘛,没钱交房租了,连吃饭钱都没了把能卖的几乎都卖了,也不上个班能有多少钱花……唉要不是看那女孩大肚子可怜就撵走他们了!

当她说完这个名字,她惊讶了一下。随后又默念两遍:河池,河池,多美的名字啊!

又过了几天,我正在门口吃晚饭,小梅一个人慢慢的倚在门口,头发凌乱,原本圆乎乎的小脸很憔悴,本来她就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因为怀孕显得更矮了!感觉她没有二十岁,她怯生生的说:大姐,我能从你这赊几包方便面吗?一天没吃东西了……说着眼泪几乎要流出来了…

窗外的风景稍纵即逝,房子和树木和大片的麦田,飞快地往后倒,天空灰暗的随时要有一场雨。苏若晴看着窗外发呆,突然感慨万千,莫名地感到忧伤和无助。

行行,没事,想吃啥就拿吧!

每一秒,火车都带着她离家更远一点。她怀念起往常这时候,她现在应该坐在办公桌前,桌子上的咖啡飘香,文档里记录着未处理完的事项,信箱里躺着几封未读的信件。

我边安慰她边给她拿吃的……你都这样了咋能不吃饭呢,你肚子里孩子也受不了啊……小梅一下泪流满面……你那个男朋友呢?我递给她方便面忍不住问道……

如果兴致好,下班之后,跟闺蜜去光明路逛街,也许换季的新装该上市了,新开的甜品店味道不知道怎样......

他一大早就回他家了,没钱吃饭了!

她想着想着,又睡着了,窗外的小雨点齐刷刷下了起来,世界开始一片宁静。

那他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就不管了吗?

03.

你们结婚了吗?

苏若晴漫无目的地走在河池市街头,眼前的一切都让她觉得新鲜。

没有,

昨天在火车上,她已经打电话分别向公司领导请假,向母亲说谎离家几日,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奇怪的是,母亲并没有怀疑,只说让她早点回来,别耽误了婚期。

都这样了咋不催他结婚呢?

手机关了机,她把自己放纵地扔在酒店的床上,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她脸上透出兴奋而激动的潮红。

这是李婶也正好过来说:小梅啊,傻姑娘,你都怀孕五六个月了就该让他赶紧和你结婚啊,要不就早点打掉,你看现在你就养不活自己了以后生了孩子咋办啊?

就在刚刚,她泡完澡去休息大厅,穿着酒店的淡紫色浴袍,头发随意地散开,原本就长相不错的她,凸凹有致的身材藏在淡紫色浴袍里,看起来更加慵懒性感。

当初不舍得打掉……现在就更舍不得了……小梅哽咽着……

男人走过来跟她打招呼,手里端着两杯红酒,他盯着苏若晴的眼,问她:“喝一杯吗?”

他说要想结婚的我们家出钱,…我是结婚头一天和他从家里跑出来的,也没脸再回家了……他是后妈,他妈不让我进他们家门……

苏若晴看了他一眼,没答话,端起前台递她的咖啡走了。

唉!

找到一个清静的角落,她躺在沙发里看剧,那个男人也跟着走了过来,躺在她身边的那张沙发上。

那让他去打工啊,

男人晃着手中的红酒,看着电视上播放的镜头,突然问她:“看起来你不像本地人,一个人过来的吗?”

至少他如果爱你,就要养活你,不能他自己回家吃饭让你在这挨饿啊

苏若晴扭头看他,那是一个白净帅气的男人,看起来二十七八的样子,声音充满磁性。

找了几份工作,可都干不了几天他就不干了,不是起不来,就是嫌弃活太累……小梅底下头!泪水不停的流……

她想,他应该也在酒店住吧,如果他一直搭讪下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跟这个帅气的男人睡一觉,然后回去安心结婚,是不是以后面对生活的枯燥时,还有一些荡漾的回忆。

我们只好劝她照顾好自己!

男人把视线从电视上移过来,刚好碰到苏若晴的眼睛。

没过几天又看到他们俩开开心心的买了一大堆吃的,又开始一起进进出出的买这买那,听那男孩说是小梅回家给她妈要的钱!唉!这个傻姑娘…

他微笑着,伸手整理苏若晴略凌乱的头发,苏若晴从幻想中走出来,才发觉停在她头发上的那只手,她茫然地看着男人,像一只迷路的梅花鹿四处找寻出口。

一天小梅一脸忧伤的问我,大姐,为啥书上,电影电视上说的爱情都是那么美好!我就是因为向往那种爱情才和他一起离家出走的!可是现实却不是那样的!

男人站了起来,向苏若晴伸出一只手,笑容温暖地看着她。

你以前男友对你不好吗?我问?

苏若晴愣了一下,无数个念头飞过脑海。她站了起来,心跳加速地握住男人递过来的手,他的手厚实柔软,温热有力。她想,那个即将和她结婚的男人,他的手是否也这样温暖有力。

好,对我可好了,可就是不浪漫,不会哄人太老实……总感觉和他在一起没激情…

男人一路牵着她的手,穿过休息大厅,穿过前台,上四楼,走过四楼长长的过道,苏若晴一直低着头跟他走,生怕看到别人异样的目光,但事实上根本没人注意他们。

…那你和小康在一起就幸福吗……我打断她问道……

在408房间门口,男人停了下来,眼神温柔地看她,苏若晴抬头时刚好碰到男人的目光。她的心脏狂跳不止,随时有跳出来的可能,目光快速扫过房间的号码。

本文由财神彩票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逃婚的女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