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华东师大校友韩可胜:把诗词念成孩

作者: 星座  发布:2020-04-16

  “宝宝念诗”,一个“以当代情怀,看古代诗词”的微信公众号,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用400多篇清新、可读的原创文章,吸引了数万粉丝。

    今天的课前三分钟,让我眼前为之一亮。

  如此受欢迎,出乎创建者韩可胜的意料:“最初只是因为女儿离家求学,挺想她的,便着手整理从小教她念过的诗词,再加上自己工作与新媒体相关,就上网发布了。”

    源于魏雨慧小朋友给我们分享的徐志摩的一首诗~《再别康桥》。她先声情并茂的朗读了这首诗,然后还简单讲了一些关于徐志摩的事迹。

  然而,诗词的美,文章的情,不期然戳中人心柔软处。诗词,是匆忙生活中的一份诗意,也是传统文化之根的代代延续。

                        再别康桥

  诗情、父爱酿成的一篇篇美文,吸引了数万粉丝

                    轻轻的我走了,

  1月15日上午8时,韩可胜在微信公众号“宝宝念诗”上准时推送当天的内容——《春风不度玉门关——那条圣洁如处子的黄河》。文章带着读者,沿着黄河一路“走”去,“看”景,“念”诗。

                  正如我轻轻的来;

  选择8时推送,是有讲究的。“不少人上班‘开工’前有先刷一遍微信的习惯;晚上9点左右,又是一波上网高峰。所以,这个时间推送,文章有两次被阅读和转发的机会。”韩可胜说。

                  我轻轻的招手,

2013年12月31日创立至今,“宝宝念诗”“一岁”多了。300多天的“耕耘”,让“宝宝念诗”累积了数万粉丝。其中约85%是12岁以下儿童的父母。有时,单篇文章的点击率便超过10万,平均每篇的阅读量在5000以上。

                  作别西天的云彩。

  古往今来,谈诗论词的文章十分浩瀚,把这些“板着脸”的正解从纸上搬到网上,甚至直接把百度的内容复制粘贴,是吸引不了人的。而韩可胜的赏析文章在点评之余,多有与孩子相伴、成长的回味与感悟,可说是诗情、父爱酿成的一篇篇美文。

                    ---

  此外,韩可胜选诗颇为用心。

                  那河畔的金柳,

  去年2月5日,立春次日,“宝宝念诗”推出“24节气歌”,既符合时令,又结合了自然科学和中国人的哲学观念,顺带着还把中国的节气和西方的星座说作了番比较,读来让人忍俊不禁,却又长了知识;纪念甲午战争120周年之际,“宝宝念诗”分享了谭嗣同的《有感一章》;开学季,从《神童诗》里的“春夏秋冬”一直说到了送儿入学的三条“军规”……而在“宝宝念诗”推送过的文章里,最火的莫过于那篇《向习大大学古诗词》,包括人民网在内的多家网络媒体均置首推介,而这正是韩可胜从习近平的历次讲话中,发现了其爱引用诗词的特点后,加以整理归纳的。

                  是夕阳中的新娘;

“其实中小学课本上也有很多好的诗歌,只是有些诗歌过于‘苦大仇深’,孩子不懂,只能死记硬背,打击了他们念诗的积极性。”韩可胜算了算,从小学开始,每本语文课本里约有10首左右诗词,小学5年就有100首,初中、高中又各有几十首,能把这200多首背熟,就能很好地领略诗词的魅力。“关键不能念一首、忘一首,要积累。‘宝宝念诗’既是帮大家温故而知新,又希望带动大人陪孩子念诗。”

                波光里的艳影,

“宝宝念诗”吸引了不少学者、作家、教育家的关注。专注于语文教学研究的进才北校副校长邢春说,“‘宝宝念诗’确实独具慧眼,发掘了很多适合孩子读的诗。”在邢校长看来,类似“渡水复渡水,看花还看花。春风江上路,不觉到君家”、“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春人饮春酒,春鸟弄春声”这样的诗,就像儿歌,好念、好懂,意境也美。

                在我的心头荡漾。

  背串了的诗,和山里的水、山里的风一样,是他人生的一部分

                  ---

  选择以诗歌为主题开设公众微信号,于韩可胜而言,是件很自然的事,因为他就是在父亲的吟诗声中长大的。

                软泥上的青荇,

1966年,韩可胜出生在大别山区。父亲自小熟读四书五经,解放后成了山里的民办教师。特殊的年代,特殊的环境,家中除了教科书和领袖语录,没有别的文字留存,父亲便凭着记忆教韩可胜念诗。田头、灶头、路上,大手牵着小手,父亲念一句,儿子跟一句。“很多诗没有题目,因为父亲记不得了。”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除了念诗,韩可胜童年生活中另一件“大事”便是在父亲写对联时打下手。“不管是春联、喜联,还是挽联,村里人都来找父亲写。”

                在康河的柔波里,

  韩可胜最喜欢跟着父亲去别人家里写喜联,因为可以留下来吃一顿饱饭好菜。“父亲每写一个字,我便把纸往上拉一点。”篮子、担子、子孙桶……每一样嫁妆上,都要压上红彤彤的字儿才能风风光光地抬着走。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我印象特别深的一副喜联是 ‘苏才郭福,姬子彭年’,那时还小,不懂,父亲就解释给我听,这是祝福新人有苏东坡的才华、郭子仪的福气,像周文王姬昌般生有百子,像传说中的彭祖那样活上800年。”

                ---

  春联则是在自己家里替乡亲们写的,常常一张张写得满地都是。父亲便有意考校韩可胜,让他从纸堆里挑出哪一句是上联,哪一句是下联。

                那榆荫下的一潭,

  有一次,韩可胜去父亲教书的学堂玩,坐在教室门槛上,看着哥哥姐姐们读书。那天,父亲新教了一首诗,没等学生们背,韩可胜就甩着手里的柳条儿一溜顺儿地背了下来。父亲便索性让他监督哥哥姐姐们背诗。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15岁,韩可胜走出大山,到离家70多里的高中读书。语文老师也是爱诗的人,他每周在黑板上抄一首古诗,不要求学生背,也不考试。但韩可胜每次都把诗工工整整地抄在本子上,反复诵读。

                揉碎在浮藻间,

  逢学期结束,他和三五个同学一起,下午三点出发,步行往家赶,每人一手拿个手电筒,一手拿根竹竿,用来驱蛇。走到半夜,同学们都到家了,韩可胜还得继续往山的更深处走。为了给自己壮胆,他便一个人大声地背诗,一路背到家,已是凌晨一两点。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高中毕业后,韩可胜先后在安徽师范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完成了本科和硕士的学业,读的都是中文系。“那时我已经知道,小时候父亲教我背的诗有些背串了,这首诗的前半句和那首诗的后半句‘混搭’到一块儿了。”

                ----

  但,即使是这背串了的诗,也和那山里的水、山里的风一样,早已成了韩可胜人生的一部分。

                  寻梦?撑一支长蒿,

  念到最后一句,父女俩齐声吟诵,相视而笑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1996年秋,女儿出生。韩可胜给女儿取名桂子,因为外婆姓“桂”,也因为家门口那棵桂花树。“宋词名句‘三秋桂子’,人世间最美的意境。”

                  满载一船星辉,

  孩子呱呱落地,在妈妈手里哭个不停,韩可胜接过来,轻声哄。听到爸爸的声音,桂子安静了。“从她妈妈怀孕开始,我就每天摸着她妈妈的肚皮,背诗给她听,她认得我的声音。”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喂奶、换尿布、陪孩子玩,韩可胜总在有意无意间吟诗,让诗歌变成陪伴桂子的“背景音乐”。

                    ----

  桂子一岁多的时候,韩可胜搬出“筒子楼”,两室户的新房子显得大了许多,桂子兴奋地奔来跑去。突然,还只能说单词的她,边跑边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一首诗——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那个午后,阳光很暖,我和桂子妈妈一直记得当时的情景。”

                但我不能放歌,

本文由财神彩票发布于星座,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放日报|华东师大校友韩可胜:把诗词念成孩

关键词:

上一篇:文汇报|唐小兵:哈佛的课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