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之境——最后的原始草原乌拉盖

作者: 音乐  发布:2019-10-07

    十多年前,与草原擦肩而过,遗憾成了念想。

图片 1

    心念之所及,回响终将至。

来过,我的草原——乌拉盖

    这一次,循着曾经的足迹,再次踏上内蒙古高原。此刻,我依然感激自己这个伟大的决定,抛却了世俗的羁绊,没有尘间的纷扰,带上亲人的祝福,和一颗向着远方跳动的心,上路了!

    “为什么我永远不能在二十岁的一个夏日午后微笑的路过这座城市?”喜欢席慕容在写《乌里雅苏台》里的第一句话,我想如此,若不是最美年华,再见草原,也会略有遗憾。

乌拉盖草原天堂之路

    乌拉盖草原是中国最后一片最原始的草原,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天然草场,电影《狼图腾》中的策马奔腾搅起了自由人内心的悸动,在这样的浩渺之境,安住于内心,体会这片土地的微微变化,你会感恩生命的流动,感概自然的伟大、神奇与美丽。

初到草原,是8岁那年夏天一个雨过天晴的午后,天空明朗,空气里氤氲着暖暖的草香,坐在敞篷的三轮车上,安静望向天际,远处黛青色的山峦绵延,云朵开出白色的花,滞留天空。青草郁郁的摆动在车轮下,留下碾过的车辙,路是新的,我所第一次见到的草原,他们也第一次见我,却不觉得陌生和荒凉。

    用一颗纯洁的心,去感悟世界纯粹的美。

原始的苍茫大地抚平了父母多年来奔波的苦楚,虽然是世代耕种的农民,在他们向北流浪,淌过了清澈甘甜的色也勒吉河后,毅然选择了在这里定居放牧直到今天。

    从呼和浩特出发,一路上经过河北进入锡林郭勒盟境内,沙丘、山岭、草原、湿地在身边交替变换。当一抹夕阳映红了山头,悠长的风推着天上的云朵随光线游走。蜿蜒而去的锡林九曲是这一片草地的生命之源,波光粼粼的水面在夕阳下跳动着金色的音符,远处的风车林陶醉在这一片红与蓝的祥和之境里,一轮又一轮彩虹躲在云朵背后娇羞的忽隐忽现,倘若有什么是可以值得留恋,我觉得已无处筛选。

在常见的中国地图上,这里是成片的沼泽图标,还有一条细细的乌拉盖尔河,尽管是内蒙古境内最大的内流河,河水也常被忘记了姓名,在地图上只留一条淡蓝的线痕和大片空白。

草原生命之源--锡林九曲

有人为这片草原起了名字——乌拉盖,后来又被加上天边草原的形容,因她的遥远,亦或因她所固守的自然本色。

    时至8月,除了乌拉盖草原区依然绿的娇人,一路上其他草区的草已不再青嫩,但它仍保持着天然草场的原始风味,处处再现“风吹草低现牛羊”的绝美之境。也因为正处于青黄交接之际,一片片彩色草原映入眼际,枯黄刚刚爬上叶梢,穗子也刚刚露出脑袋,每一片土地所孕育生命的过程并不是那么统一的,所以,它呈现出神秘的红与黄,如上帝散落的绶带般飘在这片土地上。

乌拉盖据说是古代北方部落的名称,它的真实含义我无从考证,而那条九曲蜿蜒的乌拉盖尔河却已流淌许久,带着历史的传说和自然的甘甜缓缓地穿过平坦的草原腹地,滋养着两岸高茂的水草,也哺育了草原的子民。

绝美的彩色草原

传说成吉思汗大帝曾在此傍河饮马。那段战胜他的宿敌塔塔尔部落的故事,至今,仍在沿河两岸的游牧民族口中代代相传。虽已不能从草丛间窥见一场伟大的战争,而河水,依旧甘甜沁肺,带着王者的气息历经千年,奔腾不息。

    在路上,偶尔可以遇到挥着鞭儿的牧羊人,在辽阔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陪伴他的,是那一群群专注于草地的羊群,清晨,叶稍儿上的露珠浸透他的裤脚边儿,黄昏时,醉美的夕阳在那朴实的笑脸后镶上一圈金边儿。

    在草原,骑着马儿随风奔跑;追着彩虹欢呼雀跃;啃着羊排喝奶茶;住蒙古包数星星;此生如此,又复何求?

入夏,独自在青草漫野的,我曾放牧过的草地上行走,将草丛里的雏鸟、苜蓿、淡蓝色的风信子,一一用指尖触摸,感受云朵走过天空时投下的大片阴凉,听野兔与黄鼠从身边跑过的足音,像一个漠然自成世界的牧人,默默等待晚霞染红原野,等待夜色覆盖苍穹。

彩虹与梦

如此近亲的接触大地,踏在厚实而坚韧的草甸上,便有了血液与大地脉络间原始的贯通和回应,白的云、静默的群山,都是原始的不曾被修饰、不曾要谄媚世人的安然姿态,让浮躁与嘈杂的心瞬间回归到最初的宁静。

    在城市待久了,对彩虹的记忆还保留在儿时屋后的那一片小树林中,许多年未见的东西,再见时就格外触动心弦,当第一次在草原看到彩虹时,我无法言说内心的激动。又或许有某种信息传递给我,使我在出发之时内心总有一种见到彩虹的原始欲望。第一天傍晚时候,车正向着草原的方向行进着,一阵雨淅沥沥的刮来,我拿着相机随便拍拍车窗外的风景,突然从相机显示屏中发现一道类似彩虹的光影,我嘟哝了一句:“相机里好像有彩虹啊!”我以为是车窗的光线映射到我相机镜头上产生了彩色光。同伴在我旁边来了一句:“有啊,那不是!”

喜欢草原还因为他的绿。

    抬头一看,半轮彩虹挂在天空,我激动的都要从车里跳起来!是梦想成真的力量使我整个人开始燃烧起来,此时车窗外,晚霞也正燃烧着整片天空,风车林、马群、远处的山岭都在它的辉映下显得格外妖娆。

宽厚的绿色底片上,芦苇伴着湖泊,雄鹰伴着天空,牧群在夕阳的余晖中渡回营盘,春来花自开,秋来叶自落,如此纯净,无穷般若心自在。

第一眼看见的彩虹

绿是最安稳,最和平的颜色,而草原用尽了绿。在绿的底色上,渲了蓝,染了白,点了姹紫嫣红,色彩明朗,像是油画,偏这油画独世无双,要用天地作画布,放眼望去处处都是名家大作,自己不小心却也做了画中的一抹颜料。如果来阵雨,湿漉漉的从天空淋下来,一切又成了泼墨写意的水墨画。

夕阳下的马群

草地上雨的来去都是可以等待和避免的。雨从天际如瀑布般倾泻而来,看得见它整齐的界限从眼前顺势而去,可以选择走进雨幕,也可以选择走出雨幕,与一场雨就这样擦肩而过却不沾染的感觉总是让我欣喜。

晚霞中的风车林

    这一次的旅行,似乎与彩虹有着极其深厚的缘分,第一天见到彩虹的兴奋劲儿还未来得及消退,第二天就相继遇见了四轮彩虹。第三天刚进乌拉盖草原,周边的绿草便像我们展示出了草原特有的生命激情,而彩虹也露出完整的身子想要与我们共同分享喜悦。

夏季的草原鲜花烂漫,在青草间肆意绽放。小时候,总喜欢采来插到瓶子里,其实这种做法很多余,花朵早已开在了屋檐下,甚至开在了屋檐上。

    在这轮完整的彩虹之下,我终于实现了自己在草原奔跑的梦想,不全为贪玩,而是为了找手机。我至今仍然羡慕这个手机,追随我三百多个日子之后,终于在草原最美的彩虹之下,选择它的第二位主子,或许是个游人,也或许是个牧民,也可能它选择了做上帝永远的小情人。

我最喜欢的是芍药。芍药的花期很短,一般在六月下旬开放,花瓣硕大,洁白,薄如蝉翼,在人迹罕至的草原深处,寂寂的开,寂寂的落,短暂而盛大。常以为如此美丽的花朵不应该如此寂寞,不因开在无人的原野。那时在草原上放牧,有时清晨经过,芍药粉粉的花苞还没有完全绽开,傍晚归来却已枯萎。心中常有小小的歉意,因那一朵花的一生只被我一个人经过,我却没有看见她最美丽的样子。

一记苍穹  

一直认为芍药花语应该更有禅意,奈的住寂寞的美丽,最可贵。有多少天南地北的人赶去看牡丹、赏樱花。不曾有人走来为她投一缕欣赏的注目,不曾遇见的花事是寂寞的。

      遇见彩虹的人,是幸运的。从小我们就被这样话鼓励着。直到现在,我也将彩虹化作是幸运与幸福的代名词。于我而言,我一直愿意去相信正面思考的力量,也正因为这样,我内心深处认为彩虹将会带给我幸运与力量。特别是在自己决定换一种生活,勇敢跳出曾经的生活圈之后,彩虹的出现是我内心最大的鼓励,虽然我明白,幸运之神一半在天上,一半在心里。

与芍药一起等待的还有那些牧羊的少女,像一朵不被经过的花。

彩虹之旅

晨曦日暮间,多少个美好年华,她都这样度过,在蔓草的原野上,茕茕孑立,看羔羊的出生与老去,看那艾草一年年的拔节与枯萎,在生命的轮回里,用坚韧对抗孤独,她所深爱的孤独。

自然的馈赠  

草地的壮阔、苍茫与少女的婉约、精致,鲜明的对峙成一幅写意牧羊图,而她就这样依着碧草端坐其中,终是在岁月里浸染出一世洗也洗不掉的春色。

本文由财神彩票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大美之境——最后的原始草原乌拉盖

关键词:

上一篇:记一路波折的环岛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