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传 第十章 (9)

作者: 音乐  发布:2019-10-22

原文:《Empress Orchid》

原文:《Empress Orchid》

作者: Anchee Min

作者: Anchee Min

翻译: 半耳月亮

翻译: 半耳月亮

一种渴望表演的愉悦涌进了我的心里。“皇上,请不要让奴婢在说这个了。奴婢在想...如果您喜欢,这里有一种奴婢知道的舞蹈。”

没有任何嫉妒的迹象, 我观察道。她的声音非常平静。

我违背了我的意志,我的脑海里开始描绘一张交配的蚕图,在一半的雄性蚕的身体被雌性蚕的身体吞没的那一刻。我躺着,感到一半兴奋一半羞耻。

“这是上好的当归,”钮钴禄解释道,她拿起一个干干的根。“这是从悬崖顶端靠近云的地方摘下来的。它接受了最新鲜的空气和雨水。每一个都有三十年或者以上。”她坐下里,接过安德海递过来的茶。

躺在我上面的他呻吟着,说着一些我不懂的话。我不能相信那本应该来的疼痛并没有发生。我的身体似乎在迎合他的闯入。

“从我上次见你以后,你似乎又长高了一点。”她微笑地看着安德海。“我也有礼物给你。”她又招了招手,于是她的太监拿过来一个小的蓝色丝绸的盒子。

咸丰皇帝挣扎着,似乎在表演一个很难的任务。

在接过那个盒子之前,安德海跪在地上磕头。钮钴禄用鼓励的眼光示意他打开。在里面的是一袋银子。我很确定安德海之前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多的银两。他举着盒子,双膝向钮钴禄的方向移动。“安德海不值得您如此厚爱,皇后娘娘!”

我感到很尴尬。插进我后面的似乎不是那一部分的扇子舞。我们就如同两只猴子探索者对方的身体。最终我累得躺了下来。他的脸在我的上面。他的汗水滴到我的嘴巴里。我拱了拱筋骨,挺起了我的胸部。

“好好的用它吧。”钮钴禄微笑。

“继续,”他的呼吸一窒,叫到。

我等着她说我们共同拥有的丈夫。我等着她说出她的沮丧。我甚至迫切的渴望她说些什么伤害我的话。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平静的坐着品茶。

我能听见我自己的想法:用你在莲花屋学到的!但是我却不能动我的臀部。我笨拙的摸着和翻滚着。

我在想究竟是什么让她这么冷静。如果我是她,我会觉得很难。我会怨恨我的情敌并且希望我在她的位置上。这是她的前戏吗?或者是她早已经布置好了陷阱来让我万劫不复,但是现在只是迷惑我?

咸丰如同一个毯子挂在我的身上。我感到很热,于是我擦了擦汗水。

她的安静对我造成了一定的干扰。最终我无法忍受它。我开始忏悔。我说咸丰皇帝和我度过了许多的夜晚。我请求钮钴禄的原谅,且我担心我的声音缺乏真诚。

他动的很有节奏。一个歌剧里的歌词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停止对未来的渴望,我的爱,因为太阳从不会更亮而日子永不会更加快乐....愉悦渐渐包围着我。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公平地说。

天子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我不确定我是否听到了“龙种”这几个字。

我感到非常疑惑,于是继续说。“但是奴婢的确做错了。奴婢没有过问您的建议。”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我不习惯用假的情绪。“奴婢...奴婢很害怕。奴婢不确定该如何跟您说。奴婢对宫廷礼仪并不熟悉。奴婢应该征求您的同意。奴婢准备好了接受您的责罚。”我的嘴巴突然很干,于是我喝了口茶。

在黎明前他想要更多。这时正是我试图跳扇子舞的时候。我很好奇它的影响力。它确实很不错。皇上说我如同有魔力一半。他特别喜欢我叫他“爱”在我们高潮的时候,而不是“皇上。”

“叶赫那拉氏。”钮钴禄放下她的杯子,用她的手帕轻轻地擦了擦她的嘴角。“你担心是多余的。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让咸丰皇帝回来。”她站起身来把我的手握住。“我来是为了两件事。首先,当然是来恭喜你的。”

本文由财神彩票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慈禧传 第十章 (9)

关键词:

上一篇:解忧杂货店:真正救赎自己的唯有自己
下一篇:没有了